阿拉德英雄传第三十六章-萨德尔

雨还在下,甚至没有减弱的趋势。仿佛天空要把这一百四十年来积攒的雨水一股脑地倾泻在赫顿玛尔城里。街上的积水已经可以没过脚踝。

阿甘佐推开门,把斗篷上的兜帽拉起来。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要用自己的方式还给巴恩一个公道。他了解那种失去至爱之人的痛苦,他自己曾经承受过那种痛苦。

对于他的决定,里昂最终没有做任何表态。看得出来他不希望阿甘佐这么做,但是他也没有阻止他。无论如何,巴恩毕竟在不久之前刚救过这位皇帝的命。

马车的车轮溅起水花,两匹毛色黝黑的骏马吃力地在深水中前行。温热的雨滴令这些牲口颇为不安。这连绵不绝的雨水绝非正常天气。车厢很宽敞,即使坐了四个人也不显得狭促。卢克西和帕丽丝坐在阿甘左对面,宇则坐在他身边。西岚自知时日无多,所以将这个最心爱的弟子托付给阿甘左照顾。

雨水被隔绝在车厢之外,但车厢中依然弥漫着潮气。潮湿的空气让气氛更加压抑。

就在马车即将抵达城门的时候,车夫忽然拉住了缰绳。帕丽丝高声问道:“怎么?”

“有人拦车。”车夫回答。阿甘左推开马车的车门跳下车。他是这一行人中唯一的男子,总不能让女人去淋雨。

在马车前方十几步远的地方,滂沱的雨水中,伫立着一个俏生生的身影。她全身都已经被淋透,以至于阿甘左第一眼没有认出她来,但是当她抬手抹去脸上的雨水朝阿甘左走过来的时候,阿甘左认出了她的脸。

希丽亚的脸色在雨水中白的像石膏一样,她的嘴唇因为寒冷而发紫,但是她的眼神和阿甘左第一次见到她时一样,坚定而毫无惧色。

尽管阿甘左只是因为帕丽丝的关系才同意和里昂合作,但是他对这位年轻的公主并没有恶感。或者说,他很欣赏这位勇敢的女孩。

“让我们开门见山地直说好了。”希丽亚没有丝毫的客套:“我知道你要去做什么,我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来阻止你。”

“你们两个!”帕丽丝从车窗里探出头:“先上车了再说好不好?淋雨很好玩么?”

卢克西从座位下面取出一条干燥的毛毯裹住全身湿透的希丽亚,让她坐在自己和帕丽丝中间,宇扯出一条大毛巾,让她擦干头发。无论立场如何,希丽亚毕竟还只是一个孩子。阿甘左等着她们做完这一切,才开口问道:“你很了解萨德尔?”

“我当然了解他。”希丽亚的声音轻柔而苦涩:“他绝不会做出那么可怕的事情来的。”

帕丽丝和卢克西交换了一个暧昧的眼神,然后问道:“你和萨德尔是什么关系?”

“我今年十五岁。”希丽亚垂下头,栗色的长发湿淋淋地搭在她雪白的后颈上:“明年我就要和他结婚了。他是我的未婚夫。”

不过首相的儿子娶公主,这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想来这也是光剑皇族加强统治的手段之一。

“我和萨德尔之间并不是政治婚姻,父皇很爱我,不会用我做政治婚姻的筹码。我是自愿嫁给萨德尔的。在我们还是很小的小孩子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认识,我们就已经是朋友。”

她的声音慢慢低沉下去:“我们,我们四个人,萨德尔,艾米丽,巴恩,还有我,我们四个人是好朋友,是最亲密的好朋友”

巴恩虽然是个循规蹈矩的人,但是他也有年轻人的勇猛和刚烈。如果逼死爱妻的是寻常的恶徒,他一定会先想办法去复仇。然而这个人居然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这样的事实让他根本无法接受。

希丽亚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是光剑皇族的嫡系,我的老师是昨天和父皇一起去见你们的紫袍剑士霍文。萨德尔、艾米丽和巴恩他们三个则师从剑宗索德罗斯大人,他们三个人练的都是短剑。”

“在他们三个人之中,其实艾米丽的剑术是最好的,如果她是个男人,现在也已经是红袍了。”

“对,艾米丽的剑术不但在萨德尔之上,而且在巴恩之上!巴恩是红袍,而萨德尔至今还只是蓝袍。”希丽亚大声说:“所以,萨德尔绝不会对艾米丽做出那种事情,就算他想,他也不敢!”

“再说萨德尔明年就要娶我了,他又不是什么暴发户子弟,而是德罗斯的贵族子弟,从小就被作为一个绅士培养起来,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呢?就算他真的想要一个女人”希丽亚的脸色发红,但还是说下去:

“他的身边不缺侍女,父皇和我也是开明的人。他又何必专门去冒犯红袍剑士的妻子!?”

只要不是一个傻瓜,在明年就要娶公主的时候,肯定会谨慎言行,不落下任何把柄在别人手里。正如希丽亚所说,萨德尔身为首相的儿子,身边不会缺少女人。他去冒犯自己最好朋友的妻子,这件事情确实有悖常理。

“但是。”阿甘左说:“这件事情是索德罗斯写信来说的。我和他交过手,一个人的剑术如果到了他那个境界,那么他的眼力也绝不会差。萨德尔和艾米丽都是他的弟子,你知道的他也知道,可他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不。”希丽亚打断阿甘左的话:“这件事情一定不是索德罗斯大人亲眼所见。如果他亲眼见到事情发生的经过,以他的剑术,要制住萨德尔易如反掌,又怎么会发生这种悲剧!?”

“带我一起回德罗斯,我要当面把事情问清楚!如果事情别有隐情,请你帮我查出事情的真相;如果他真的做出那种事情,我就亲手杀了他给艾米丽姐姐报仇!”

雨还在下,甚至没有减弱的趋势。仿佛天空要把这一百四十年来积攒的雨水一股脑地倾泻在赫顿玛尔城里。街上的积水已经可以没过脚踝。

阿甘佐推开门,把斗篷上的兜帽拉起来。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要用自己的方式还给巴恩一个公道。他了解那种失去至爱之人的痛苦,他自己曾经承受过那种痛苦。

对于他的决定,里昂最终没有做任何表态。看得出来他不希望阿甘佐这么做,但是他也没有阻止他。无论如何,巴恩毕竟在不久之前刚救过这位皇帝的命。

马车的车轮溅起水花,两匹毛色黝黑的骏马吃力地在深水中前行。温热的雨滴令这些牲口颇为不安。这连绵不绝的雨水绝非正常天气。车厢很宽敞,即使坐了四个人也不显得狭促。卢克西和帕丽丝坐在阿甘左对面,宇则坐在他身边。西岚自知时日无多,所以将这个最心爱的弟子托付给阿甘左照顾。

雨水被隔绝在车厢之外,但车厢中依然弥漫着潮气。潮湿的空气让气氛更加压抑。

就在马车即将抵达城门的时候,车夫忽然拉住了缰绳。帕丽丝高声问道:“怎么?”

“有人拦车。”车夫回答。阿甘左推开马车的车门跳下车。他是这一行人中唯一的男子,总不能让女人去淋雨。

在马车前方十几步远的地方,滂沱的雨水中,伫立着一个俏生生的身影。奥萨苏纳她全身都已经被淋透,以至于阿甘左第一眼没有认出她来,但是当她抬手抹去脸上的雨水朝阿甘左走过来的时候,阿甘左认出了她的脸。

希丽亚的脸色在雨水中白的像石膏一样,她的嘴唇因为寒冷而发紫,但是她的眼神和阿甘左第一次见到她时一样,坚定而毫无惧色。

尽管阿甘左只是因为帕丽丝的关系才同意和里昂合作,但是他对这位年轻的公主并没有恶感。或者说,他很欣赏这位勇敢的女孩。

“让我们开门见山地直说好了。”希丽亚没有丝毫的客套:“我知道你要去做什么,我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来阻止你。”

“你们两个!”帕丽丝从车窗里探出头:“先上车了再说好不好?淋雨很好玩么?”

卢克西从座位下面取出一条干燥的毛毯裹住全身湿透的希丽亚,让她坐在自己和帕丽丝中间,宇扯出一条大毛巾,让她擦干头发。无论立场如何,希丽亚毕竟还只是一个孩子。阿甘左等着她们做完这一切,才开口问道:“你很了解萨德尔?”

“我当然了解他。”希丽亚的声音轻柔而苦涩:“他绝不会做出那么可怕的事情来的。”

帕丽丝和卢克西交换了一个暧昧的眼神,然后问道:“你和萨德尔是什么关系?”

“我今年十五岁。”希丽亚垂下头,栗色的长发湿淋淋地搭在她雪白的后颈上:“明年我就要和他结婚了。他是我的未婚夫。”

不过首相的儿子娶公主,这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想来这也是光剑皇族加强统治的手段之一。

“我和萨德尔之间并不是政治婚姻,父皇很爱我,不会用我做政治婚姻的筹码。我是自愿嫁给萨德尔的。在我们还是很小的小孩子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认识,我们就已经是朋友。”

她的声音慢慢低沉下去:“我们,我们四个人,萨德尔,艾米丽,巴恩,还有我,我们四个人是好朋友,是最亲密的好朋友”

巴恩虽然是个循规蹈矩的人,但是他也有年轻人的勇猛和刚烈。如果逼死爱妻的是寻常的恶徒,他一定会先想办法去复仇。然而这个人居然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这样的事实让他根本无法接受。

希丽亚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是光剑皇族的嫡系,我的老师是昨天和父皇一起去见你们的紫袍剑士霍文。萨德尔、艾米丽和巴恩他们三个则师从剑宗索德罗斯大人,他们三个人练的都是短剑。”

“在他们三个人之中,其实艾米丽的剑术是最好的,如果她是个男人,现在也已经是红袍了。”

“对,艾米丽的剑术不但在萨德尔之上,而且在巴恩之上!巴恩是红袍,而萨德尔至今还只是蓝袍。”希丽亚大声说:“所以,萨德尔绝不会对艾米丽做出那种事情,就算他想,他也不敢!”

“再说萨德尔明年就要娶我了,他又不是什么暴发户子弟,而是德罗斯的贵族子弟,从小就被作为一个绅士培养起来,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呢?就算他真的想要一个女人”希丽亚的脸色发红,但还是说下去:

“他的身边不缺侍女,父皇和我也是开明的人。他又何必专门去冒犯红袍剑士的妻子!?”

只要不是一个傻瓜,在明年就要娶公主的时候,肯定会谨慎言行,不落下任何把柄在别人手里。正如希丽亚所说,萨德尔身为首相的儿子,身边不会缺少女人。他去冒犯自己最好朋友的妻子,这件事情确实有悖常理。

“但是。”阿甘左说:“这件事情是索德罗斯写信来说的。我和他交过手,一个人的剑术如果到了他那个境界,那么他的眼力也绝不会差。萨德尔和艾米丽都是他的弟子,你知道的他也知道,可他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不。”希丽亚打断阿甘左的话:“这件事情一定不是索德罗斯大人亲眼所见。如果他亲眼见到事情发生的经过,以他的剑术,要制住萨德尔易如反掌,又怎么会发生这种悲剧!?”

“带我一起回德罗斯,我要当面把事情问清楚!如果事情别有隐情,请你帮我查出事情的真相;如果他真的做出那种事情,我就亲手杀了他给艾米丽姐姐报仇!”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fairstreetdesign.com/,奥萨苏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