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第二季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公元前52年,罗马共和国建立400年后,罗马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城市,是拥有100万人口的世界性大都市,也是雏形中的帝国的中心。罗马共和国是建立在分享权利和激烈的个人竞争的基础上的,从来不允许搞个人独裁。但这些共和国的原则基石正在腐败的弥漫和道德的沦丧下逐渐崩溃。统治阶级穷奢极欲、挥霍无度,传统的罗马人的戒律和团结已经荡然无

你会拥有鲜花,你会身穿闪亮的铠甲征战,你会站在自由的台上演讲,你会拥有子民的欢呼,你会有无数的美女流连身边,你可以拥有那片最富饶的土地,你会被铭记在历史的心中,你会拥有这一切,如果你是凯撒。公元前52年,罗马共和国建立400年后,罗马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城市,是拥有100万人口的世界性大都市,也是雏形中的帝国的中心。罗马共和国是建立在分享权利和激烈的个人竞争的基础上的,从来不允许搞个人独裁。但这些共和国的原则基石正在腐败的弥漫和道德的沦丧下逐渐崩溃。统治阶级穷奢极欲、挥霍无度,传统的斯巴达人的戒律和团结已经荡然无存。阶级矛盾恶化,法律和行政体系日渐削弱,权力逐渐被控制在军方手中。…… 1月14日这部演绎世界上最伟大国度之一的历史巨片在呼声中归来,帝国的兴衰,男人脚踏着鲜血奋战,女人用心用身体去换取她想要的荣耀,一双双眼睛带着骄傲和伤感闪烁。最真切的罗马尽在YYeTs制作新年大《Rome》。

伟大的凯撒死了,一群人追杀安东尼。布鲁图斯回到家中,心中痛苦不已。乌瑞纳斯带着失望和痛苦离开了家。阿提亚、奥克维娅对塞利维亚痛恨不已,相同部署逃离罗马,屋大维表现出极大的镇定,劝大家静观其变。安东尼逃了出来,打算赶往北方召集军队回来消灭布鲁图斯等人。波罗向艾妮求婚,艾妮准许了。安东尼、屋大维等人来拜祭凯撒,取得了凯撒的遗嘱:凯撒选择屋大维做本人的继承人。安东尼对本人什么都没取得感到失望,屋大维坚持留在罗马,明确捍卫他作为凯撒继承人的权利和尊严。屋大维睿智地分析了时政,说服了阿提亚留下。听说凯撒已死,波罗带着艾妮回到了罗马。莱德领着侄女们清理内奥比的遗体,弗洛门突然出现。依照屋大维的计划,布鲁图斯为了保全本人的权势,和安东尼达成了协议,承认了凯撒的遗嘱,并为之举行公开葬礼。屋大维因为内奥比的事向波罗道歉,波罗表示会帮助屋大维复仇。乌瑞纳斯神情呆滞地守在内奥比身边,波罗一直在旁支持他。凯撒葬礼上,人民万分伤痛。布鲁图斯被安东尼任命为农政官,被迫离开罗马,而塞维利亚留在城中充当人质,布鲁图斯这才察觉本人失策了。乌瑞纳斯察觉弗洛门抓走了他的孩子们,怒气冲冲找到弗洛门,得知儿女被杀,乌瑞纳斯砍下了弗洛门的头。

乌瑞纳斯萎靡不振,艾妮不想呆在这个不祥之地,但波罗放心不下本人的兄弟,不愿离开。屋大维向安东尼讨要凯撒留给本人的钱,安东尼却打马虎眼。安东尼和克里奥帕特拉达成协议,安东尼坚持其王位,而埃及则每月进贡。克里奥帕特拉要求公开其子是凯撒之子,但双方产生分歧。安东尼并绝非杰出的执政者,每日显得力不从心。波罗请安东尼前去劝说乌瑞纳斯,安东尼痛骂了乌瑞纳斯一顿。招待克里奥帕特拉的宴会上,塞维利亚被邀请,阿提亚逢场作戏,向其示好。屋大维猜测泰门等会杀了塞维利亚,为了政局安稳,阿提亚支走了泰门。宴席无声,每个人都有本人不可告人的心思。泰门的弟弟利维艾到来,筹备在罗马做香料生意,但泰门看出端倪。利维艾因政治因素离开耶路撒冷,他从心里痛恨四处征伐的罗马人。乌瑞纳斯在安东尼的授权下召集所有公会长谈话,接管整个地区,结束各个公会之间的暴力行为,恢复社区秩序。为了震慑众人,乌瑞纳斯砸毁了和平圣母的雕像,他的神智已然有一些癫狂,波罗十分担心。屋大维在次问起遗产的事情,想按照凯撒的意愿将钱分给百姓,安东尼表现得十分狂妄。阿提亚担心没有安东尼本人一家就失去了依靠,但屋大维已然有了本人的政治头脑和能力。屋大维看到了罗马共和国的崩溃,他明确从政,掌管整个国家。屋大维公开了他作为凯撒之子会把钱分散给百姓的信息,安东尼和阿提亚万分震惊。屋大维说出了他的长远计划,惹恼安东尼,二人大打出手。乌瑞纳斯带着波罗,完全堕落在混混中间,整日和小偷、皮条客打交道。屋大维留信出走,前往南部平原,明确从这里起初本人的政治生涯。在屋大维的奴隶中间,莱德抱着内奥比的儿女。

乌瑞纳斯每日都能梦见内奥比,而他不再如昔日这样慈爱正派,起初变得冷酷无情,波罗赶到不妥,但又不敢劝诫。奥克维娅结交了一个商人之女,二人在家吸,阿提亚因为屋大维的离兴致勃勃情抑郁。安东尼任期结束后将前往马其顿,阿提亚从商人之女处得知马其顿环境极其糟糕,十分担心,于是劝说安东尼不能在政权上就此放手。泰门察觉弟弟利维艾行动不太正常。另一方面,波罗终于爆发,向乌瑞纳斯抱怨其最近的一切变化,却无心中说漏嘴,将杀伊万的事情说了出来,乌瑞纳斯恼怒不已。屋大维在平原召集了强大的部队,安东尼对此不屑一顾。安东尼提出想去高卢,但元老院领袖西塞罗并不认同,觉得元老院一定会否决,安东尼威胁了西塞罗。波罗向乌瑞纳斯道歉,乌瑞纳斯表示谅解,但其内心照旧很复杂。替屋大维送信的阿格里帕被奥克维娅迷住,二人谈起屋大维,阿格里帕对屋大维表现出极大的崇拜,但阿提亚照旧不理解本人的男子。塞维利亚派了一个奴隶杜罗到阿提亚家中,希望其杀死阿提亚,杜罗却觉得需求等待时机。布鲁图斯的盟友在土耳其游说,希望取得土耳其国王的支持,但布鲁图斯已然有一些颓废。阿提亚向安东尼出卖了阿格里帕,安东尼虽然知道屋大维在拉拢西塞罗等人,但根本就不在意小孩子的行为。莱德想带着孩子们逃走,但被察觉,莱德独自逃走。乌瑞纳斯的治下越来越糟,波罗对其作为很不高兴,但是照旧在乎他,而乌瑞纳斯的疑心越来越重,两个人大打出手,波罗终于明确离开。布鲁图斯明确振作起来,重头夺回本人的权利和地位。元老院会议上,西塞罗托人发表声明,对安东尼进行了极大的讽刺和指责,安东尼大发雷霆。西塞罗给屋大维写信,准许与之结盟。三个月后,安东尼已然成了叛乱者,逃亡到高卢,屋大维带领军队,对其进行追剿。波罗回到罗马,只想和乌瑞纳斯和解,却察觉物是人非,整个村落都被毁了,而乌瑞纳斯跟着安东尼到高卢去了。波罗正筹备失望地离开,莱德回来了。得知孩子们还活着,波罗明确找到乌瑞纳斯。塞维利亚不希望伤害奥克维娅,杜罗终于等到奥克维娅不在家时,在阿提亚的食物里下毒。谁知女仆偷吃了一点点,很快毒发,阿提亚逃过一劫。

尽管阿提亚知道是塞维利亚,但仍严刑拷打杜罗直到他说胡塞维利亚的名字。杜罗依旧被泰门灭口,泰门的家人对其感到不满和失望,泰门本人也很难过。高卢战场,波罗寻觅乌瑞纳斯,告知他孩子们还活着,却遇到了屋大维,他已然是个具有号召力的少年将军了。屋大维为波罗开具了路凭,赠其食物。安东尼逃亡北方,屋大维明确班师回朝,回到罗马。波卡建议安东尼投降,安东尼怒火冲日。波罗找到了乌瑞纳斯,乌瑞纳斯请求离开军队去找孩子,安东尼准许了,况且让二人传达本人的号召。阿提亚绑架了塞维利亚,狠狠地折磨后让泰门割下塞维利亚的脸,泰门再也忍受不了,放走了塞维利亚。一路上,乌瑞纳斯一言不发,波罗费了好大的劲才和他和解。阿格里帕为了见奥克维娅,万分高兴地送信回罗马,况且试图向奥克维娅表白。借着屋大维的名义,波罗略耍计谋,恩威并用地找回了卢修斯的孩子们,卢修斯终于接纳了内奥比的私生子。

凯旋归来,屋大维和西塞罗谈判,提出不要庆典,希望取得执政官的职位,西塞罗虽然恼火,但仍准许了,他也认为屋大维是个毛孩子,不足为虑。乌瑞纳斯回到了往日的家,希望忘记过去重头起初,但他的女儿们似乎心存戒备。奥克维娅前去迎接屋大维,阿提亚却坚持不肯去,而屋大维也高傲地不愿意去拜见阿提亚,一心想着本人的权势,奥克维娅十分生气。乌瑞纳斯继续掌管地区帮会,生活似乎恢复了往日的正常。艾妮对于波罗在乎乌瑞纳斯更多而不高兴。阿提亚主动找到屋大维,甚至下跪请求屋大维的原谅,屋大维回到了本人的家。屋大维变为了罗马历史上最年青的执政官,上任第一日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布鲁图斯和卡西斯是谋杀凯撒的罪人,是罗马的公敌,其决断能力让西塞罗感到极为吃惊。乌瑞纳斯的孩子们暗中偷他的钱,筹备逃走。乌瑞纳斯却想着一家团圆,带着孩子们去郊游。/pp阿格里帕在吸毒狂欢的地方察觉了奥克维娅,将其带走,送回家中。阿提亚为了屋大维的声誉和自身利益,和女儿大吵一架,阿格里帕承认了本人对奥克维娅的爱。西塞罗联络布鲁图斯,拥有大批军队的布鲁图斯明确引发安东尼和屋大维的战斗,然而坐收渔利,赶走屋大维。正当卢修斯筹备振作起来管理地区的时候,儿女们却筹备逃走,被莱德劝阻。西塞罗以布鲁图斯的武力威胁屋大维放弃军队,解除武装,屋大维陷入困境。布鲁图斯率大军赶往罗马,阿提亚为了男子,只身去找安东尼,安东尼明确和屋大维联手。

内心狠毒的屋大维明确在正式开战前除掉所有与布鲁图斯有联络的罗马贵族,防止计划泄露,而刺杀计划由乌瑞纳斯和波罗举行。乌瑞纳斯和手下们谋划着如何完成屋大维的任务,波罗在其言谈中感觉到了乌瑞纳斯的变化,他已然不再如当初这样正直了。西塞罗察觉了屋大维和安东尼的联盟,在波罗敢去杀他之前将信送了出去,但信使的马差点撞到卢修斯的孩子,被卢修斯拉下马时信也丢了。屋大维的狠心让阿格里帕感到害怕。奥克维娅和阿格里帕真心相爱,但却被身份等级所困扰。以色列的贵族们在商议是否投靠屋大维,泰门在其兄弟的带领下,号召人们要反抗,保护本人的土地。屋大维整装待发,军队临走前阿格里帕和奥克维娅幽会,阿提亚察觉后提醒奥克维娅他们是没有将来的。波罗很像重回军队,心中有一些失落,艾妮哭着告知他本人怀孕了,波罗很高兴。塞维利亚将丈夫的戒指送给了布鲁图斯,布鲁图斯正在畅想凯旋,却取得屋大维和安东尼合军来攻的信息,布鲁图斯明确迎战。一场血腥之战后,布鲁图斯战败,他拿起长剑独自走进敌阵,战斗至死。

屋大维和安东尼凯旋归来,阿提亚问起安东尼是否筹备结婚。塞维利亚在阿提亚门前呼喊,阿提亚十分郁闷。波罗和艾妮沉浸在期待新生儿的喜悦中,乌瑞纳斯的生意却遇到了瓶颈,而她的大女儿也爱上了一个平民奥米尼伯。屋大维明确将罗马分而治之,安东尼与之达成协议。塞维利亚整日整夜地在门口呼喊,阿提亚极为郁闷。波罗察觉市场上有人用假的黑石货币买东西,但乌瑞纳斯却觉得没什么大碍。艾妮和盖亚发生争执,艾妮让波罗去打盖亚,但盖亚是其帮会兄弟马修斯的女人,波罗很是为难。波罗去找盖亚,盖亚却勾引了波罗。阿提亚终于忍不住,质问塞维利亚究竟想干什么,塞维利亚狠狠诅咒了阿提亚后与仆人一同自杀,阿提亚惊恐万分。屋大维掌控了富庶的埃及地区,但是他不愿与屋大维分享黄金,屋大维上门质问,二人不欢而散。奥米尼伯其实是乌瑞纳斯的生意伙伴莫米奥派来勾引乌瑞纳斯女儿的,借以威胁其女儿监视乌瑞纳斯的行动。安东尼和屋大维重头达成协议,黄金归入罗马金库,阿提亚希望用联姻方式传达两方和好的信息,屋大维准许了。泰门兄弟二人明确在安东尼的婚礼上刺杀出卖他们利益的犹太贵族希律王。当阿提亚以为本人和安东尼会修成正果的时候,屋大维却明确将姐姐奥克维娅嫁给安东尼,因为仅有这样,百姓们才相信这场政治婚姻的纯洁性,而非阿提亚和安东尼的情欲结合。泰门兄弟二人正要刺杀希律王,但泰门看见阿提亚时想起本人曾经的残忍,明确放弃,争执见,泰门失手杀了本人的弟弟。

屋大维让乌瑞纳斯等护送希律王贿赂安东尼的黄金,泰门则带着全家返回耶路撒冷,打算重新开始生活。乌瑞纳斯将护送黄金的事交给了波罗,这引起了马修斯的不满。盖亚买了打胎药下在艾妮的茶里,艾妮流产失血而死,波罗万分伤心。马修斯得到了护送黄金的活儿,然而无能的他却被打劫了,屋大维十分生气,怀疑帮会中有内奸。乌瑞纳斯第一个找到了莫米奥,却没有任何收获,而莫米奥决定解决乌瑞纳斯,夺取整个帮会。安东尼依旧和阿提亚幽会,而奥克维娅和阿格里帕在一起,屋大维恼火中利用这个荣誉上的丑闻威胁安东尼离开罗马,阿提亚和奥克维娅被软禁。波罗和乌瑞纳斯怀疑马修斯,关键时候乌瑞纳斯发现了女儿和奥米尼伯的事情,意识到莫米奥利用了他的女儿,是他的女儿泄露了黄金的消息。安东尼临走时和阿提亚道别,表示会回来接她。乌瑞纳斯告诉安东尼,波罗会夺回黄金,而自己要离开帮会,和安东尼前往埃及,因为他受不了面对儿女的精神折磨。在阿提亚的帮助下,阿格里帕潜入家中和奥克维娅相会。奥克维娅想私奔,而阿格里帕却是来告别的,他决定断绝和奥克维娅的关系,忠诚于屋大维。莫米奥带人来找波罗夺取帮会,波罗用他充满激情的暴力率众大战一场,守住了乌瑞纳斯的帮会。

乌瑞纳斯随安东尼来到埃及,止不住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内奥比,波卡也感到很无聊。而安东尼在埃及王宫和克里奥帕特拉寻欢作乐。安东尼试图通过遏制谷物输送,不断涨价激怒屋大维,让其主动宣战,但屋大维照单全收。克里奥帕特拉劝安东尼主动宣战,但安东尼觉得这么做会让本人遭到罗马市民的反对。食物的短缺让百姓们空乏嚎啕,波罗没有感到很困扰,屋大维也感到棘手,只得节省部分军粮。屋大维猜到了安东尼的计划,明确将奥克维娅和阿提亚送到埃及劝说安东尼。奥克维娅和阿提亚等候在王宫前,而安东尼却和克里奥帕特拉在宫里寻欢作乐,路易斯-阿维拉久久不出来迎接。在克里奥帕特拉的鼓惑下,安东尼拒绝接见奥克维娅母女。凯撒的仆人波卡虽然跟着安东尼,但一直帮着屋大维。波卡打算和奥克维娅一同离开,乌瑞纳斯察觉后并没有阻止。阿提亚要求屋大维消灭克里奥帕特拉和安东尼,波卡送来了二人的遗嘱,其内容足以引起民愤。屋大维发表了演说,一场讨伐安东尼的大战来开帷幕。屋大维邀请波罗加入战斗,波罗临走前将帮会的统治权交给了马修斯。波罗一直关着莫米奥,这夜,莫米奥逃了出来,偷袭了波罗,盖亚救了波罗。临死之前,盖亚承认为害死艾妮的事,波罗透彻掐死了盖亚。

茫茫大海,安东尼已然陷入绝境,屋大维筹备赶尽杀绝。安东尼希望屋大维能放过克里奥帕特拉,屋大维断然拒绝。屋大维以波罗的名义劝说乌瑞纳斯打开城门,乌瑞纳斯拒绝了。安东尼要求和屋大维决斗,但工于心计的屋大维拒绝了。乌瑞纳斯一直在照顾克里奥帕特拉和凯撒的孩子,他一直觉得这个孩子可能是波罗的。屋大维明确次日火烧埃及皇宫,以保存埃及以及民众为条件,让克里奥帕特拉献出安东尼,以声誉换取生命,克里奥帕特拉十分痛苦。安东尼和乌瑞纳斯喝酒聊日,仆人告知安东尼克里奥帕特拉自杀了,安东尼伤心不已。乌瑞纳斯帮着安东尼体面地自杀了,为其穿好战袍,仿佛是个君王,而克里奥帕特拉带着愧疚和痛苦出现了。为了波罗,乌瑞纳斯明确带走小凯撒,克里奥帕特拉准许了。屋大维和克里奥帕特拉谈判,要求克里奥帕特拉和他一同回罗马,克里奥帕特拉知道这将是无止境的囚禁和羞辱。屋大维认为克里奥帕特拉是个贪生怕死的人,而埃及王宫中,克里奥帕特拉用毒蛇结束了本人的姓名,临死前告知屋大维他仅有腐朽的灵魂。屋大维在王宫中搜查孩子未果,让波罗去寻找乌瑞纳斯。夜晚的沙漠,乌瑞纳斯和波罗聊起别后生活,明确带着小凯撒逃走。屋大维将安东尼和克里奥帕特拉的孩子送给阿提亚抚养。波罗和乌瑞纳斯遇到关卡,战斗中乌瑞纳斯受了重伤,请求波罗送其回家。乌瑞纳斯回到家中,临死前取得了儿女们的谅解。屋大维举行加冕仪式,阿提亚的出现结束了漫长的母子冷战。波罗告知屋大维小凯撒自杀而亡,而乌瑞纳斯失踪了。热闹的罗马接头,小凯撒告知波罗他要恢复他的爹凯撒的荣耀,波罗告知他的:“关于你的爹,我有话要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fairstreetdesign.com/,路易斯-阿维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